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逍遥小散仙 第六集:威震大泽 第五章 血战

时间:2018-01-13 惨烈绝伦的激战终于爆发,在两座威力无匹的地狱魔塔的强助下,数百个双首重甲骷髅剑士洪流般冲入了城墙的大缺口,挥舞着令人胆寒的宽刃巨剑,疯狂地收割一切阻挡者的生命。
  城内的皇朝虎头军则持着重盾捨生忘死地奋力堵截,虽然人人畏惧,但全都知晓给这群邪魔攻陷城池会是怎样的下场,退无可退的绝境中,只有选择殊死的搏斗。
  此时,跟随在双首重甲骷髅剑士后的骷髅术士群已进入了法术射程,开始纷纷舞动手中的法器,蓦然间,千百道碗口粗细的邪恶黑气激射而出,登将封堵在缺口处的虎头军掀飞了大半,骷髅剑士趁机潮水般涌入城内,大肆杀戮。
  战况无比震憾惨烈,两边城头上的守军无不目瞪口呆胆战心寒。
  方少麟目中发赤,朝挤在城头断裂边沿处观望的将士们沉喝道:「全部退开!」
  说着从法囊中拈出一道纹彩斑斓的法符,拱手捧祭低低念颂。
  断裂边沿处的将士立即依言退开,眼睛全都满怀希望地盯着他。
  他们早就听闻这个世袭大泽令乃是仙家弟子,神通广大法力无边,今日更从他接二连三祭唤出的各种强大精怪中肯定了这一点,生死存亡的此刻,他与他的神通就是他们的最后希望。
  殊不知这貌似无比强大的仙家弟子所仗的全是他师父留下的法符,用掉一道便少一道。
  城头断裂边沿处突然红光大盛,一阵虚无的波动后,现出条猛兽的轮廓来,随着红光凝聚,渐渐看出是头状若豹子的东西,但异样的是,身躯竟比寻常豹子大了七、八倍,而且额上生有一角,股后扬甩着五尾,模样极是怪异兇猛。
  众将士不知是个什么东西,不远处的雪涵却认了出来,心中生凛:「莫非是只猛狰?十一师叔真不简单,竟然能找到这种上古猛兽的炼符质材!」
  那头猛狰的身影迅速清晰,由虚幻变成了实体,只听它脚下咯喀作响,倏地整个连同碎裂的砖泥石块一起从城头坠落下去。
  原来缺口附近的城墙已经非常脆弱,承受不住急剧增加的重量土崩瓦解了。
  旋闻一声大响,猛狰庞巨的身躯重重地摔砸在骷髅群中,登将时压碎了数名骷髅术士,它发怒般弹纵暴起,如入无人之境般疯狂地在骷髅群中咆哮肆虐。
  骷髅群一阵大乱,几个骷髅戟兵齐搠长戟,狠狠地刺中猛狰的身躯,然却发现锐利的戟锋仅仅扎入近寸,错愕间给猛狰的巨爪一扫,拍得四下飞跌出去,又有一个双首重甲骷髅剑士挤了过来,尚未挥剑,已给它整只扑到身上,张口咬掉了一边脑袋,紧跟着给邪法强化过的血骨身架赫给压垮下去,响起一片骨折之声。
  已具备了恐惧的骷髅术士纷纷朝后逃退,阵势更见混乱,一时阻塞住了缺口,已冲入城内的骷髅失去了支撑,立给士气稍振的皇朝守军奋勇包剿,顷刻覆没。
  猛狰在骷髅群中东奔西窜,每一张口就能咬掉骷髅的半边身子,每一挥爪就会拍碎骷髅的整个头颅,如同摧枯拉朽。
  缓过气的几名骷髅术士在远处舞动法器,朝它射出数道墨似的黑气,不知是什么邪恶法术,立时在猛狰那似铜浇铁铸的身躯上腐蚀出坑坑洼洼的可怖伤口。
  谁知这下却惹来了灭顶之灾,猛狰暴吼一声,奔雷般纵掠过去,几下掏扒,便将它们撕扯成了碎片,此后就专盯着身着黑袍的骷髅术士痛下辣手。
  形势似乎刚刚稍缓,城头上的开山神弩却忽然哑了,两座受到重创地狱魔塔仍在蹒跚着朝缺口逼近,身上攀满的骷髅战士狰狞欲噬。
  「怎么回事?」
  方少麟转首厉斥,无需细想,仅从体型上判断,他用符祭唤出来的猛狰就算再强悍,亦绝不会是地狱魔塔的对手。
  「弩矢没了,全部都用完了。」
  一名将官沙哑着声报。
  方少麟悄歎一声,摸摸腰后的法囊,半晌找不出有哪一道符能够抵御眼前的地狱魔塔。
  两座高巨如塔的骷髅魔怪愈逼愈近,如同大山般压得城头上的每一人都喘不过气来。
  就在这时,突见白裳飘舞,一条纤俏身影跃出了城头,纵到空中,身上倏地光芒乍闪,化做一道金虹疾掠向高巨如塔的骷髅魔怪。
  许多人都没来得及看清楚是谁,方少麟却知是雪涵,心头既喜又忧,喜得是之前她已证明了她的实力能够对付一座地狱魔塔,为自己接下了燃眉之急;忧的是之前她已竭尽全力,眼下恐怕体力难支。
  施展金光纵的雪涵掠过长空,虹般贯入已逼至城墙边的一座地狱魔塔的左眼眶中,罗袖扬处,一面径达丈许的巨大光盾从她挂在藕臂上的阿金盾暴幻而出,几乎填满了整个眶室空间,两名骷髅术士尚未反应过来,便即身首异处,剩下的一个骷髅术士急挥手里的骷髅法杖,一团如墨乌烟刚从杖头的骷髅头中滚出,但见光盾由纵转横,已给剖做两半。
  雪涵一跃而出,方要纵入地狱魔塔的右边眼眶,却见数团乌烟交错着滚涌而来,只好操转光盾格挡,这一阻滞,人已朝下坠去,飘落在地狱魔塔的胸际,攀附了地狱魔塔一身的骷髅战士纷纷挥舞兵刃,咆哮怪嘶着疾窜聚来。
  金光纵横,光盾的角度不住变幻,剎那将数个汹涌扑至的骷髅刀斧手拦腰削断,在如潮掩的夹击中,在嶙峋崎岖的骨骼上,雪涵竟然如履平地,只见她面无惧色的沉着应战,绰约身影乍起乍落,真个翩若惊鸿矫若游龙,杀得众骷髅人仰马翻,纷纷从高达十几丈的地狱魔塔的身上坠落,摔得粉身碎骨。
  城头上一时万人仰望,无不为其惊才绝艳的风姿及身手心旷神怡。
  「这女子是谁?竟然有如此身手!」
  有人惊歎着问。
  赶来助阵的各路人马来自三山五岳,当中不乏见闻颇广之人,立时有人应:「她那兵器好像是……阿金盾啊……莫非此姝便是天道阁诛魔大帅麾下、玄教白首仙娘首徒、人称金霞仙子的雪涵?」
  雪涵奋力拚杀,所到之处密密麻麻的骷髅便如波浪遇舟尖般给破开,几无一合之将,但因骷髅的数量委实太多,一时无法冲到地狱魔塔的右眼眶室,右眼眶室中的三名骷髅术士趁机操御已失平衡的地狱魔塔朝前逼进。
  就在这时,第二座地狱魔塔已从另一个方向压到了城池跟前,巨大的骨臂从空中砸落,又再把城墙轰开了一个缺口,附近的骷髅立如潮水般涌入。
  方少麟双目赤红,从法囊中又再摸出一道符来,咬紧牙根强提灵力。
  阿修罗王之刃!虽然这道符并非大荒十异中的一道,但它乃是摘星子留给他的防身之符,据说能斩蛟诛龙,也许可以对付这个高巨若塔的骷髅魔怪吧?
  方少麟口中默默颂颂念,在众将士的期盼中,指间之符倏地消失不见,在他顶上赫然现出了一把模糊不清的墨色巨刃,竟达五、六丈之长巨,入眼震憾之极。
  众将士精神一振,却见方少麟突尔身躯剧震,「哇」地一声喷吐出大口血来,人亦一跤坐地,顶上那把正在渐渐清晰的巨刃一闪逝去。
  原来祭符所需的灵力并不多,但方少麟修为甚浅,之前又接二连三的祈祭上阶强符,灵力已几乎消耗殆尽,这次情急之下再度强行提运,顿时气脉受损,即将形成的阿修罗王之刃因而中断。
  周围将士急忙上前拥扶,见大人面色灰败口溢鲜血,皆尽晓得事情不好,但他们除了面面相觑,谁都无法可施。
  猛闻数声暴吼传来,方少麟挣扎而起,推开众将士奔到缺口边朝底下望去,见猛狰给一员手持双股巨叉、身形无比奇异的魔将紧紧缠住,正是在湖心小岛上遭遇过的长骸将军,他领教过此魔的厉害,心头不禁一紧。
  但不妙的事情接踵而至,骷髅群中又闪出一员双头骷髅魔将,一边脑袋是骷髅人首,另一边却是个骷髅虎头,手持巨刃全身重甲,却是也在湖心小岛上遇见过的双首虎。
  方少麟面色更加难看,猛狰虽然兇猛,但在两大魔将的夹击之下,已显得有些不支,身上频频挂綵,终被双首虎一剑砍成两段后消失无蹤。
  两员魔将狞声狂笑,率领众骷髅再度涌入城中,如此一来,已有两个缺口的城墙几乎失去了防御的作用。
  形势急转直下,泽阳守军无不一脸绝望,许多赶来助阵的三流九教人马已开始各自逃散。
  失陷在即,方少麟朝天昂起了头,闭着眼半晌不语。
  「要不撤吧?东门似乎还未被围,眼下冲出去还来得及。」
  有名将官在他身侧压低声道。
  方少麟却朝部下伸出了手,淡淡道:「棒来。」
  接过棒后,他缓缓将已是残破不堪的袍角扎入腰里,声调如常道:「撤离者无罪,愿死者……随我来。」
  众将士肃然直立,纷纷整束盔甲更换新刃,赫无一个离开。
  方少麟大喝一声,飞般跃出城头,率部杀奔向冲入城内的骷髅。
  然而此刻,在地狱魔塔上厮杀的雪涵也遭遇了强敌,只见一员身束锁子银甲背生骨翼的骷髅魔将凌空杀至,紧紧跟随着她的移动,挥舞着条骷髅头飞锤不时甩砸,出手既刁又狠。
  雪涵心中面上依旧冷静如水,但心中却在暗暗焦急,因为她的灵力及真气已近油尽灯枯,如果再无法立刻打开局面,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。
  那员会飞的魔将,正是骷髅老祖麾下几员得力大将之一的破空将军,在湖心小岛上,他就是第一个攻入大殿的魔将,不但武技高强,而且狡猾异常,见雪涵虽然孤陷重围,然而身手十分了得,于是并不靠近,只死死地紧盯跟随,企图稳稳当当地将她逼入绝境。
  雪涵高踞地狱魔塔之上,眼角眺见城池已破,心愈若焚,就在此刻,胸口倏地莫明一悸,心脏难以遏制地急速跳动起来。
  不单是她,战场上的泽阳守军甚至骷髅魔军似乎皆感受到了什么,竟然一时忘记了厮杀,纷纷抬头朝上方望去。
  空中的血云似乎更加猩稠,有如血浆般不翻滚,某种混杂着邪恶、恐怖及某些不明感受的诡异气息不断从云堆中涌洩而出。
  猛然间,无比强大的威煞铺天盖地般侵袭了战场的每一个角落,一个巨大的狰狞头颅从滚滚血云中钻了出来,紧接着一条长达三十余丈的巨大骨躯从云堆中蜿蜒游出,噩梦般出现在每一个人的眼中。
  是龙!一条无鳞无棘、无肤无肉週身裸着血色骨头的骨龙!
  本就强大难敌的骷髅魔军居然还拥有这样一条魔龙!泽阳守军全都惊呆了,仅存的一点斗志顷刻崩溃,城里的百姓更是惊骇欲绝,人人心头浮起未世之感。
  已是浑身染血的方少麟怔怔地望着天空,突感疲惫之极。
  其实,在此之前他并未彻底绝望,因为城里还藏留着一支数目达两千的虎头军精锐预备队,但这一刻,心已完全凉透:「这条魔龙不是给飞萝师叔用紫犀钗重创了么?骊珠被毁,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复元了?」
  地狱魔塔上的雪涵面如白纸,饶她素来处变不惊,此刻亦难以保持镇定。
  骷髅老祖到了!在这种情形下,真是令人心生绝望。
  「不知师父她们怎么样了?」
  雪涵忽对她们思念之极,眼见骨龙越飞越近,一咬银牙,猛地朝纠缠不休的破空将军纵去,远远地飞离了地狱魔塔。
  这一下真是出乎意料,破空将军心中暗喜,急舞飞锤招架。
  两个瞬于空中激斗了十余合。
  雪涵的武技明显高出一筹,阿金盾又是玄教上兵,破空将军左肩倏给光盾削中,一角肩胛骨连带着银鳞护肩无声无息地离开了躯体。
  但破空将军并不惊慌,因为只要没被完全毁灭,像他这种亡灵生物的身躯是可以重新修补的,重要的是此刻已将女孩远远地诱离了地狱魔塔。
  他一声怪笑,突地抛下雪涵,朝后疾飞而退。
  没了凭借,雪涵身子下沉,当即凌空结印,似在运提真气。
  破空将军立即反扑,狞笑道:「想要飞回去么?魔家送你一程吧!」
  正要甩出飞锤,却见女孩朝自己冷笑了一下,皓腕扬处,骤见千百道金光自上方疾旋罩落,只惊得魂飞魄散,方欲逃开,已给金光紧紧绞住,旋闻一片难听的割骨声响起,骷髅骨躯段段分解。
  原来雪涵并非运提真气飞回地狱魔塔,而是在运御灵力祭放令无数鬼神闻风丧胆的玄教上宝——金霞降。
  破空将军只发出了短短的哀嚎便彻底分解,雪涵一脚点在他的残骸之上,借力飞回地狱魔塔,眼见就到,猛从地狱魔塔的右眼眶中喷射来数道滚滚黑烟,若在平时,格挡或闪避自然不在话下,但此时她的真气及灵力皆已点滴不剩,只有眼睁睁地硬生受下,落到地狱魔塔之上,忽感全身噁心乏力,一头就从离地十几丈的高处栽了下去。
  如此绝境中,还有一条骷髅骨龙在张牙舞爪地朝这边飞来,急速下坠的雪涵轻歎一声,闭上了眼睛。
  劲烈的大风拂体而过,雪涵猛感腰背一紧,似乎给人接抱入怀,诧异睁眼,赫见一个戴着额竖数角的墨色面具的人搂抱着自己,惊得赶忙推拒,谁知手上根本没力,却哪里挣扎得开,伤势牵动,顿时溢出一口污血,意识随即模糊起来。
  「大师姐!你怎样了?」
  那人大声唤道。
  雪涵有气无力地呻吟:「放手……放开我……」
  「是我呀!」
  那人喊道。
  但雪涵已经渐陷昏迷,根本听不清楚他的话了。
  不用说,这戴面具之人正是刚刚从地狱深渊赶至的崔小玄,他驾御着莫名其妙就对他唯命是从的骷髅骨龙一进入战场,就望见了从地狱魔塔上坠落的雪涵,大惊之下急御骨龙飞来,在千钧一髮之刻救下了她。
  「放……手……杀了……你……」
  雪涵犹在顽强挣扎,儘管此刻身止已无丝许力气。
  「大师姐性子好烈……」
  不知是不是因为戴上了七邪覆,小玄心头噗通乱跳,只得将她放躺在飞萝旁边,见她面上似有道道黑气时隐时现,不知是中了什么邪法异术,赶忙从如意囊里取了本门的疗伤丹药塞入她口里,接又俯下头去,唇贴在她耳畔问:「师父她们在哪?」
  雪涵却已完全失去了知觉。
  小玄束手无策,心中万分焦急:「看来只有快快找到二师姐,才能为她们俩医治!」
  环扫望去,见泽阳城南面城墙已破了两个大缺口,骷髅魔军正潮水般涌入,形势危急万分,蓦地心生嗔怒,驾御骨龙朝一座骷髅魔塔冲去。
  驾御地狱魔塔的几个骷髅术士见是主子的坐驾,哪有料到会向它们发动袭击,依旧驾御魔塔疯狂地虐待城墙,突见骷髅骨龙迎面直撞过来,皆惊得呆若木鸡,剎那间魔塔头部已给撞中,轰天巨响中给掀掉了半边。
  「摧毁它!」
  小玄心念动处,旋见骷髅骨龙调头而回,绕着没了半边脑袋的地狱魔塔盘旋数圈,吻爪齐舞痛加撕噬,瞬将地狱魔塔拆得七零八落。
  魔塔本就千疮百孔的庞巨身躯再也经受不住这么沉重的打击,终在一连串爆响声中惊天动地地垮了下来,掀扬起的尘土沙石淹没了地面上的大群骷髅。
  这个剧变实在是太过突然与惊人,骷髅大军中除了不知惊恐的最低等的骷髅戟兵及骷髅刀斧手,皆俱吓得四下逃开。
  骷髅战车上的小玄浑身激颤,自打进入战场,他就感觉到似有无数的看不见的东西从四面八方急速涌来,如潮似浪般渗透入他的身体,戴上七邪覆后的种种奇异感觉随即成倍放大,在击垮地狱魔塔的一剎那,这种异感更是成十倍、成百倍地急剧膨胀,令得他心跳如擂血液似沸,週身肌肉绷若痉挛,彷彿拥有了吞天灭地的力量。
  他难耐地低吼一声,驾御骨龙朝另一座地狱魔塔飞掠过去。
  那座地狱魔塔眼眶内的几名骷髅术士惊慌失措,直至骷髅骨龙飞到跟前,方才发现骷髅战车上的人并非它们的主子,但此刻为时已晚,只见骨龙巨吻一张,大股如血吐息喷吐而出,魔塔给喷着的部位顿时腐蚀起来,攀附其上的骷髅亦纷纷销融。
  骷髅骨龙一掠而过,硬极的骨躯赫将地狱魔塔的腐蚀部位刮带下大块来,小玄曾跟地狱魔塔较量过,知晓它们的弱点,心念闪动,骨龙即朝天际飞去,在地狱魔塔上方百余丈处来了个大倒旋,九天落瀑般俯冲掠下,直贯魔塔头顶。
  岂料这下猛烈颠倒,竟将骷髅车后座的双姝一齐抛甩而出,小玄在前边杀得目赤心野,根本没有发觉,幸好飞萝惊醒过来,一臂勾住前轼,乱中掠见旁边兜头栽落的雪涵,急忙飞手抄去,捉住了她的手腕。
  雪涵给她一拽,随即醒来,谁知睁眼就发现自己正头下脚上地从百余丈的高空疾冲向大地,不禁惊呼一声,丽容失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