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我和按摩女郎之间的故事

时间:2018-06-13 今年8月下旬,几个好友一起到南奥岛玩了一天,回到汕头天已黑。我们都
很累,于是找了一家三星级宾馆住下。大家沖完凉后感觉没事做,于是在下面走
了一阵子。几个大男人走在大街上更没什么意思,于是往回走。走到大堂是看见
一个广告牌,上面写着第11与12楼有漂亮MM按摩,二个锺收68元,不收
小费。于是大家觉得有意思,就直奔11楼而去。
  刚才出电梯,一个男人迎上来,问:「几位先生是来按摩吗?」感觉到有点
废话,不按摩我们走上来干吗,总不能上来散步吧。我们没有理他。他看到我们
没说话,也可能感觉到刚才的话是多余的,于是,领我们到旁边的一个沖凉房,
说:「那就请各位先沖个凉,再换个衣服。」
  「可我们是刚沖完就上来的。」
  「对不起,这是这裏的规矩。」既然这样,我们也不好再说什么,沖就沖
呗。于是,大家都把自己脱得光光的,在旁边的花洒下沖了一阵子,然后换上那
裏的衣服,把自己的衣服锁好。领班又问:「大家有没有认识的?」
  真烦人,我对他说:「你帮我们叫几个不就得了嘛。」
  「对不起,那就请各位先入房间吧,我去帮各位去叫。」见他这样的礼貌,
我们也不好再说什么,于是,各自找了个房间进去。房间很小,只有一张桌子和
一张按摩床,灯光很暗,有一个小小的壁灯,门是玻璃做的,只把上半部分留出
来,其余的贴上了画。
  我刚坐下不久,一个女郎进来,各自打了个招呼后,她问:「先生,你对我
还满意吗」?
  「?什么这么问?」我很奇怪,又不是选老婆,只要不太难看就可以了。何
况她还算标緻,身高在一米六左右,跟我差不多高。声音也很好听。
  「你若不满意我可以叫领班再换一个,」她笑着回答说。
  「满意,就你来吧。」
  「那好,请你先躺下吧。」
  我按她的要求躺好,她坐在我的头旁边,双手按我的额头。她的手热热的,
有点香味。我问她:「你的手怎么那么热,还是我的额头太凉了?」
  「你又没感冒,怎么会额头凉呢,是我的手热。平常都这样。」她轻声回答
我,总是笑呵呵的说话。我突然感觉,跟她说话特别轻松。她话说时口气会不时
的吐在我脸上,有时头发也会轻轻扫扫我的脸庞,发出淡淡的香味。
  「?什么不说话,是不是我按得不舒服?」她见我没有跟着她的话题,于是
问。
  「别多心,你按得很好,我只是在嗅你的香味。你这种味道很好闻。」
  「呵呵,只要你感觉好就好。」
  我的把抓住她的一些头发,把头向上?了?,问她:「你们这裏两个锺头都
有哪些节目呀,是中式的,还是泰式的?」
  「先生你想中式的还是泰式的?」
  「我就是问你了。一般吧我们那儿二个锺都泰式的,中式的不用一个锺。我
们不会就这样一直聊天吧。」我问她,看她这样好玩,于是就调戏调戏她。谁知
我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呀,她是谁呀,一个按摩女郎,什么风浪没见过,结果自己
反倒被她吃了一把。不过,我也确实爽了一把。
  「先生,你是哪儿的?」她没有接着我的话题,突然问这个问题。虽然这样
的问题以前去按摩时总会被问到。
  我说我是其它地方的人,今天来这裏玩,在下面六楼还开有房间。
  她说:「你早说下面有房间,我可以到你房间去按的。费用就多三十元。」
  「我怎么知道你这裏有这样的规定,不过也不方便,我是和一个朋友住一起
的。等下次我就单独开一间,再叫你下去了」,我说,「那去我房间按跟这裏按
有什么不一样吗?」在这样的女人面前我就喜欢装傻。
  「呵呵,你是真不知还是要我说出来。」她感到很好笑,居然这样的男人都
有的。
  「我不知道的事情多了,我可是今天才来,可是刚见你才十来分锺哩。」我
笑着反击。
  「在这儿不準做的。」她停了一下,轻声说。刚说完,她坐到了我腰旁边,
按起了我的手臂。这时,我可以近距离看她。头发直直的,自然垂下来,脸蛋还
算得上漂亮,胸前一对波鼓鼓的。身上穿一套白色的运动服。
  「下到了下面是不是就可以做?」我想这样问也是够无耻的了。她可能没想
到我还这样问,也可能这样的问题不好答,虽然是出来做的,但真的要面对面一
个陌生男人说,倒还会感到有点不好意思。她没有直接回答我,只说了句:「讨
厌!」
  我承认她的这两个字说出来,我的心裏是很好的感受。突然想到以前女朋友
也曾无数次的这样对我说,突然,她在我心裏一下子又迷人了许多。?什么不用
漂亮呢,我总是觉得做这行的?了钱连身体和灵魂都可以卖,即使有再美的容?
都不可以用漂亮来形容。因?我的骨子裏看不起这一类人。
  我一下子抓住她的手臂,轻轻摸了摸,问:「这两个锺怎么过呀,都还有哪
些节目,你向我介绍介绍嘛。」
  「讨厌,」她又笑骂我说,「你怎么那么猴急呀,是不是对我有好感?」
  我「呵呵」一声,一下子把她拉下来,紧紧抱住,然后伸手去摸她的乳房。
她机警的抓住我的手,不让我得逞。只好,我把手放在她背上,用力抱住她,问
:「怎么才可以?」
  我能感觉到她的呼吸声有点急,也许可能是故意引我上勾的,但她的整个上
半身都压在我身上,胸前那两团肉紧紧压在我的胸前,感觉很舒服。
  她没有紧接着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让两个人静静的呆一块。其实她是做出一
付引我上勾的景象。先给我点甜头,要想再有其它动作,是明摆着要小费了。但
我不知道象打波要多少,做爱又是多少,我必须先搞清楚,否则会吃亏的。
  她不说,我也没再接着问,只把手放在她的腰上,滑进衣服,抚摸她的腰,
她的背,感受她的呼吸,感受她的肉体带给我粗略的激情。她见我也没再问她,
突然吻了我脸庞一下,这下我好象受了点?发,于是搂过她的头,问她:「告诉
我嘛,都还有哪些项目,怎么才可以?」
  「这裏还有打飞机,打波的。」她小声说。我感觉她不去当演员太可惜了,
明明希望我这么做,却做出一付很是害羞的模样。我也不管她,我知道对她做什
么都可以,只是钱多少的问题。
  「那打飞机要多少,打波又是多少?」
  「都是一百。」
  「不会吧,我那裏可是打飞机就包含打波的,而且加起来还不用一百。」我
故作夸张的取笑她。
  「我们这儿裏这样的」,她还是小声说,「包你舒服的。」
  「我不想打飞机,只想做爱。」
  「这儿不可以做的,要做的话去你房间裏做。」
  「那要多少?」我亲了她一下,问她。
  「那要等你真想去做时再告诉你。打飞机吧,包你舒服的。」
  「那两项一起一百,怎么样?」我说,「这是我的底线。」
  她稍稍?起头,看了我一直,说:「你好狡猾呵,就依你,但你要先把这个
小费拿给我。这也是我的底线。」
  「你还怕我跑掉呀,」我奇怪问。
  「不是怕你跑,你先去拿给我,我再安心的帮你按,那样不是咱们都好,又
可以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去嘛,给我以后,我包你舒服的。」
  我于是起身,去拿了一张红牛给她。她收好后,把我的裤子脱掉,回?天气
较热,我把上衣也脱了。我对她说:「你把上衣也脱掉吧。」
  她只拉下拉链,解开乳罩。她的乳房很大,起码比我的夫人大多了。我双手
迎上去,慢慢揉搓着那两团肉。
  她用一只手在我身上乱摸,一只手抓住我的阴茎,上下轻轻套弄着。那种感
觉真的很好,我曆来很喜欢让女人的手去摸我的小二哥,那种从心裏溢出来的激
情加上摸乳房的感受,真的让我不能用言语去说出来。感觉真妙。不自觉中我加
大了摸乳的力气。
  她可能受不了,说:「不要那么大力。」
  「呵呵,你也不要那么大力。」
  她还是在慢慢的抚摸着我的阴茎,不时还用头发去弄弄,感觉真的是爽。看
得出她很有一套,不象我们这裏的,只想快快的打出来好完事。她是把我的感受
放到了首位,当然是在拿到了钱以后。
  我很快不满足以摸乳房了,于是,我慢慢往下摸。「不可以摸下面的。」她
可能明白了我的意图。
  奇怪,你叫我不摸我就不摸,我可是付了钱的,这么听话我不成了傻B一
号?我以一个快动作,直接把一个手掌插到她阴部。
  「啊!」她没想到我这么快,这么坚决,赶紧用手来制止。可我的手掌已稳
稳控制住她的下体,哪能象刚才那样被制止的。
  我用手指在她的阴道口周围滑动。很快,我就感觉到有一股热热的液体从她
的肉洞裏流出。
  「你的手不要在那裏乱摸呀,」她显得很无助的样子,一边想用手来挡住
我,一边用力夹紧双腿。
  这时,我用另一只手搂过她的腰,去亲好,甚至于亲她的嘴唇,还把舌头伸
到她嘴裏边。一边亲,一边用手在她阴门口那裏活动。
  很奇怪,我一亲她,反而她把腿打开了少许。我明白,她也动情了。因?她
也用手在我的身上游走。我不假思索地做了突破性的动作,把手指伸进肉洞裏,
起初是一个,在进进出出的同时,其余四个在洞门口也没停着。
  我能感觉到她阴道裏流出的水更多了,很快,我又把第二个手指也插进去,
这下,裏边热闹了,两个手指都在那肉洞裏挖来挖去,那热热的肉壁,和着流出
的淫液,发出一些微小的声音。
  随着我的深度挖掘,她渐渐的坍塌下来,半身依附在我的身上,终于不再阻
止我的动作。她没有再套弄我的阴茎了,嘴巴略微粗粗的喘气。
  还是那一句,感觉爽呀,这样一个女人,可以被我尽情的?所欲?,还能够
不爽?我也不再客气,把她的裤子拉下了少许,那样搞起来更方便。我把另一只
手放到她的屁股上,沿着股沟往下摸。
  她此时完全没有了力气,只静静的压着我,双手搂着我的头,不住的把舌头
伸进我的嘴裏,不时大口大口的换气。一切都依着我的动作,好象就象是我的女
人一样全凭着我。
  不知大家有没有这样做过:用两只手分别从女人前后插到她的阴部,一只手
重点在阴蒂和阴唇,另一只重点在屁眼和阴道口。若两只手同时乱动,她的感受
就可想而知了。一下子她受不了了,上身支起少许,说:「求求你,别挖了,我
受不了。把手拿出来吧。」
  她说这话时显得若即若离,我可不想成?傻B一号。这么难得的机会,怎么
可以不好好享受享受。其实我想这样子享受可不比做爱差。
  她开始用下体扭动着,但她这样配合着我的挖动,定会更受不了的。我还是
两手齐动,把她的淫水流到我满手掌都是,她的下体早就沾满了那种液体,这样
的情况下摸起来更加爽快。你想,若是在阴道口摸了半天还没水出来的话,心裏
还会有激情吗?
  「不要这样欺负我,不可以……」她用那样一种心无力气的语调对我说。
  「那你帮我吹吧,我就不挖了。」说这话时我把手指深深的插进她的肉洞
裏。
  「我不吹的,你放过我吧。」
  「那就做爱吧,我也受不了了。」
  「我不做的。」
  「不做?」,说着我把两手指分开,在裏边乱搞。这样她更受不了了,「真
的不做,是吗?」
  「这裏不能做的,被领班的发现我就麻烦大了。要做去你房间做吧。」
  「可我房间裏还有一位我的朋友哩,好主意,两个一起上,好久没玩过这种
游戏了。」说明一下,我可从来没玩过3P的。不过,我这样一说,她还是被我
震住了。
  「我知道3P你是不肯的了,给我吹吹吧。」说着我用舌头舔了一下她的脖
子。
  「我是不吹的,不要逼我好吗,你把手拿出来吧,求求你了。」其实她也知
道我不可能照她那样做,我也感觉到她也是很配合我的动作。看来这一百元还真
值。
  过了一会儿,她突然说:「我帮你吹可要另加小费呵。」我心中一喜,「那
要加多少钱?」「一百。」
  原来这么简单呀,能够享受按摩妹的口活,太好了。于是我赶紧对她说:
「好吧。」
  「那你得先把手抽出来,我才能够帮你吹呀。」
  我一想也是,这样怎么吹呀,甚至我心裏还想来个69式,一边挖,一边享
受女人的口活。于是,我把两只手抽同来,她同时也伸直了身子,拿来一些纸巾
给我擦手。她真的很细心,至少给我的感觉一直都很好。当然正想着享受她的嘴
巴的时候,她却把裤子穿上,坐到了我的脚那一边,只用手套在阴茎上,一只轻
轻的抚摸着我的下体。
  「怎么不吹了?」看来我是上她的当了。她露出狡黠的笑容:「我早就对你
说过我是不吹的。你忘了?」
  我一下坐起来,一把搂过她的身子,用力在乳房上摸着,用怪怪的声音说:
「你骗我!快说,怎么弥补我?」
  「你先躺下,我帮你打飞机先。」她笑着说。
  「我要打波。」
  「我不会再上你的当了,刚才可被你占够了便宜了。」
  「相信我,我不会再象刚才那样了,咱们互相摸才有味嘛。」
  她还是坐过来,我还是想脱她上衣,她不肯,因?刚才已说过了。我没有强
来,只是认真的享受那一对乳房和她那双手给我的激情。这个过程中,我也遵守
了我的诺言,没有再把手伸到她的下面。不知?什么,这次我这么听话。
  我们都没有说话,她在很是认真的弄着我的阴茎,她的动作很细腻,一点都
不会让我感到不舒服。看得出她的技术很好,此时我相信了她刚进来不久说过的
话:来这儿找她的,基本上都多付了小费。确实很舒服。但不管怎么样好,我总
感觉不如做爱爽。这跟我的思想有关。
  若手都能够代替阴道的话,还要阴道干什么呢?只不过在这个性病高发时期,
人们想到的另一种释放激情,认真的说是释放精液的方法罢了。听说现在很多地
方还流行用乳房推,用大腿推。呵呵,太多花样了,但我只喜欢做爱,用肉洞推,
但我又害怕得性病。所以,只有改变自己的想法,去适应潮流了。
  随着她的手上下动作,随着我的手在那两团肉上面做任意方向的运动,不知
过了多长时间,一直我都闭着双眼。突然感觉要射了,于是我只用手撚住上面那
两个小红点点,她也感觉到我要射了,一手拿过纸巾铺在阴茎周围,很快,在她
双手的努力下射了出来。她很是专业的清理掉落下?的精液。然后把我的裤子穿
好。
  做完这一切后,她去洗了一次手。回来后,直接躺在了我旁边,两个人搂在
一起,亲吻,我继续摸她的双乳。她调皮地问我:「舒服不舒服呀?」
  「若是你能帮我吹或者是做爱的话就更舒服了。」
  「我不是对你说过,这裏不準做爱的嘛。而且我也不习惯帮男人吹,多恶心
呀。」
  我搂紧她,很认真的亲她,没有考虑她有没有传染病,只象对女朋友一样,
很认真的亲她,我们都张大嘴巴,好好的享受彼此接触带来的激情。说真的,她
可是除了我女朋友外第一个这样亲吻的女人,虽然她还是一个按摩女,但我们都
很投入。是真的,我能感觉到她也是很投入。我不知道她是?了什么,我付了钱
的活已做完了,她还是一如继往的细心?我付出。
  「我们在这裏偷偷做一次吧,领班不会察觉的。」
  「你真的想跟我做?」现在轮到她装傻了。
  「你是除了我女朋友外第一个让我心动的女孩。」当然是屁话,虽然我说得
跟真的一样。
  「是吗,呵呵,」她显然是很受用。看来书上真说绝了,女人是靠哄的,哪
怕是假话也好,中听就行。
  她还是做出一副很纯的模样,但我看来,却早已经没有以前对这类人的想法
了。心中涌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念头。也许,她现在肯跟我做爱的话,多少钱
我都会答应她的,当然不能超出我的口袋裏的钱。
  我来一个侧身,让她正躺着,换成我在她旁边半侧着。我一边在她脖子上,
脸上,嘴唇上亲着,一边用手轻轻抚摸着她那对肉球。摸着摸着,她又有点动情
了,慢慢伸出手,绕在我的脖子上,极力配合着我的亲吻。些时的她,就如我女
朋友一般。
  这时,我来一个大翻身,压在她身上,除了亲吻,除了全身抚摸,除了把下
体紧紧逼在她下边外,我不知还能够做什么。但她就是下边紧紧防着我,但上边
却可以任我所?。我想,这一百元,值了,虽然不能做爱,却能够享受到这般待
遇,已满足了。
  就这样,一会儿是她压我,一会儿是我压她,我们一边聊天,一边做一些小
动作。偶尔她也允许我隔着裤子摸她的下体。有时候摸得她呵呵直笑。
  就这样直到最后到锺。我们才依依不舍地分开。我们来了个深情的拥抱和吻
别。最后她说:「你是一个比较可爱的男人。」
  「怎么可爱法?」我笑着问她。
  「不知道,但我对别人就没有这般,唯有对你却不一样。这两个锺过得真舒
服。」
  「那我明天就不回去了,叫我朋友先回去,我单独开个房间,我们来个百团
大战?」
  「好的。」
  「到时你可不能什么都拒绝我,」我把手伸到她胸罩裏摸了摸乳房。
  「讨厌。」又来一句。
  在经曆了最后一吻后我们离开了房间,我直走向楼梯口,搭电梯下去了。第
二天我没有留下来,而是跟朋友们一起回去了。几个月以来,那一晚的感受总不
断的在我心海裏浮起,让我很清晰的感受那晚的激情。到现在我仍然搞不懂她那
么深情付出是?了啥,也许是想第二天要和我做爱,想想不大可能。
  不过,她的出现可是改变了许多以前对这一类女人的看法。希望以后还能碰
见她,继续我和她未完成的故事。同时也希望她经以后的生活中过得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