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乱伦家族

时间:2018-07-11 小茜安静地走进屋子里,不想去惊醒任何人,因为现在是半夜二点,她刚从一个朋友的生日舞宴回来,然后静悄悄的走进房间,随手关上了房门,并点亮房间的灯。她的爷爷奶奶这几天来她家玩,睡在客厅旁的房间里,他不想去惊醒他们,她无力地躺在床上,她现在仍然感到性求不满,因为她的男朋友没能够去参加那场宴会。
在舞宴中她就感到慾火难捱,现在她感到必须去把它发洩出来,她起身脱掉了她的衣服,换上了睡衣,她的手慢慢的爱抚,揉捏自己的乳房,她的手指揉搓着自己的乳头,慢慢的玩弄它们,直到乳头变硬。慢慢地她的手滑下小腹,到达了渴望已久的阴户,她分开了自己雪白的大腿,挺起了臀部,用右手的中指,在插入之前先在阴唇上下的爱抚着,嘴巴轻哼出声。
小茜的阴户几乎马上就湿透了,她的淫水恣意的流下了她的手指,她用自己的左手沾取自己的淫水,慢慢的向后移到了背后,慢慢的插,她的手指进入了她的屁眼,然后插入右手的另外的一只手指进入了她的阴户,然后用手指开始同时抽插自己的阴户和屁眼。就在这时候,小茜的爷爷,已经上完厕所要回自己的寝室,他看到小茜的房门打开了一小缝,灯光仍然是亮着的。
他只是纳闷稍微的看了一下,「这么晚了,她怎么还没睡?」,他瞬间目瞪口呆,当他看见那个景像,她的孙女那稚弱的年轻肉体,因手淫而在床上不断扭曲滚动着,她那浑圆坚挺的乳房,不断地撞击她的睡衣,她的手指急速地在大腿之间抽插,因为她的手指,他没办法看清她的阴户,但他可以想像得到她阴户的火热。
这情景震撼了他,他的鸡巴在内裤里开始勃起。他告诉自己,他不应该偷看自己的孙女手淫,但他没办法,下定决心走开,他小心地把门稍微再打开一点,以便看得更清楚一点,他的手慢慢的伸到自己的内裤里抚摸鸡巴。
小茜注意到了那门被稍微移开一点,但她已经快接近高潮了,她不想去停止。她偷偷的轻扫门缝数次,然后她藉着灯光看清楚,原来那个人是她爷爷!她不禁偷笑:「嗯,如果他真的想看,我就表演给他看吧!」小茜继续啪啪的用手指猛烈撞击她的阴户,愈来愈快,直到她达到高潮,然后无力地倒在床上,乳头依旧高高的挺起,她调整身体,面对着门,稍微的分开了大腿,如此他的爷爷才能看清楚她的阴户,以及充满了大腿内侧的了淫水。
休息了一会儿,她起身关上了灯光上床睡觉,然后他听到了他的爷爷经过了客厅,走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隔天,小茜苦等机会去与她的爷爷单独相处,直到那天下午,机会终于来临,当她的爷爷走进了他们临时居住的客房,小茜假装无所事事的散步,然后走进了房间,然后随手关了门,并且上锁。
她的爷爷感到惊讶,但他的眼神一刻也没有离开她的下腹部,「我只是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,爷爷,你还记的昨天晚上吧?」
「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」
「你当然知道,爷爷,昨晚你偷看我手淫,对吧?我喜欢你偷看我手淫,它使我的阴户感到火热潮湿,我今晚会再做,假如你想看到更多的,你今晚会来吧!」
「小茜,你不应该说这种话。」
「为什么不能?我知道你喜欢的,爷爷。」小茜走向了她爷爷,一只手轻轻磨擦他的鸡巴,一只手爱抚自己的乳房。
「你不一定要来,假如你不愿意的话,但是如果你能来,我会非常高兴的,今晚你甚至能进到我的房间,这样你会看得更清楚。」说完,小茜移开门锁打开门,走了出去。他的爷爷凝视着她的背影,然后慢慢地坐在床沿,突然小茜转头给他一个微笑:「今晚再见啰!」
到了晚上,小茜的爷爷,不能睡地躺在床上,下定决心不要离开房间,但那是多么痛苦的煎熬啊!在他的脑海里不能停止想像孙女那赤裸的肉体,当他回想起了前晚的情景,他感到他的鸡巴愈来愈硬。不一会儿,他下定决心,他轻声的起床,离开房间。他现在唯一脑海里能想到的,只有他自己的孙女,性感的肉体经过了客厅,她看到小茜房间的灯光是亮着的,它们稍许的打开,在客厅能看到灯光,他用轻巧的步伐来到门前,凝视门里,她看到小茜赤裸的躺在床上,大腿分开,眼睛凝视着房门,去期待他的爷爷到来。
「进来嘛!我正在等你」,他走进了房间,关上了门,「不要忘了锁上门锁,我们彼此都不希望有人来打扰我们吧!」他锁上了房门,走到了床,坐在小茜的旁边,他的眼睛上下的巡视着小茜的肉体,凝视着她坚挺的乳房、平坦的小腹和长满阴毛的阴户。
小茜坐起身,把手伸到了他的两腿之间,从他的睡裤,贪婪的抚摸他的鸡巴,「啊……你已经这样硬了!」
「小茜,我们不应该做这种事,我的意思是,你是我的孙女。」
「为什么?为什么我应该停止这种事?彼此都能享受快乐啊!让我使你放鬆,或许你就能享受这种快乐。」小茜解开他的睡裤,把它拉下掉落在地上,然后把他的内裤脱掉,用一只手握住他的鸡巴,另一手爱抚着睪丸。「看,这不是感觉很好吗?」
「喔,小茜,这感觉棒透了!但这是不对的。」
「我猜,这就更不对了?」小茜调皮的笑着,然后用舌头轻舔他的龟头,然后含进她的嘴巴,并且轻咬龟头,在含进整只鸡巴之前,她一面不断上下地用嘴抽插他的鸡巴,一面轻抚他的睪丸。爷爷突然猛喘一口气,然后呼吸沉重地用他的手指猛烈的拽着她的头髮,小茜吐出了他的鸡巴,然后用舌头上下轻舔着阴精,然后吸进睪丸,轻舔着他们,然后用她那丰满的乳房,去夹弄着鸡巴。
「爷爷,只要你说你不想继续,无论何时,我会马上停止。」
爷爷只是凝视着她,没办法说一句话。
「现在让我们躺在床上,那会是更好的享受。」他躺上床的中央,然后小茜分开自己的大腿,她抓紧了他的鸡巴,然后慢慢的蹲下,直到龟头稍稍的刺穿阴唇,直到整个鸡巴进入阴户里,一个小小的呻吟声,从彼此的嘴巴冒出来,小茜抓着她爷爷的手,去放在自己丰满的乳房上面,当她上下腰部猛干着鸡巴的时候,她的律动愈来愈快,她的爷爷起先拒绝有任何反应,但不久就猛抬臀部,去撞击孙女的阴户,双手也不停地大力揉捏拧弄她的乳房。
他们继续「啪啪」地猛烈撞击彼此的肉体,不久,小茜到达了高潮,她赶忙的紧咬自己的嘴唇,以免尖叫出声,她移动得愈来愈快,撞击着爷爷的鸡巴,不一会儿,他爷爷也达到了高潮,喷射出他的精子,深深的进入她的阴户里。
小茜无力的躺在爷爷的胸膛上,两个人的呼吸仍然是相当的急促,不久,小茜的呼吸慢慢的平稳下来,她温柔的亲吻着爷爷的脸颊:「这不是令人感到相当的快乐吗?爷爷,你仍然认为我们不应该做这件事吗?」
小茜下移她的头到爷爷那萎缩的鸡巴上,舔掉爷爷鸡巴上自己的爱液和爷爷的精液,然后爷爷回去他的房间。小茜一个人躺在床上,此时她心里盘算着许多的可能性,她想要跟所有的男性亲人,建立一种新的关係。想着想着,然后她慢慢的掉入了睡梦中,一抹微笑浮现在她的脸上。
隔天早上,小茜慢步的走出房间去吃早餐,脸上仍然带着微笑,她仍然深深地沉浸在昨晚的甜蜜感觉里。
「小茜,你是最后一个到达餐桌的,这是你的份,我们正在纳闷,今天早上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起床?」她妈妈真揶揄的说着,然后放一些食物在她的盘子里。她的老爸森说道:「亲爱的,你昨晚睡得好吗?」
「令人惊奇的好,老爸。」然后给她爷爷一个神秘的微笑,爷爷也给她一个神秘的微笑,幸好她奶奶没有注意到。
「嗯,我跟朋友约好去练摇滚乐了。」她的哥哥富来说道,然后很快的吃完食物,把碗筷放到了水槽里,「我们一会儿再见。」
小茜现在安静地吃着早餐,她没有一刻去停止想,关于爷爷、关于她的其他亲人,她看着她的父亲,看着他浓密的黑髮、雄伟的体格,然后轻摇自己的头,企图驱除这些淫蕩的想法,她不能相信,自己正想着要跟父亲做爱。
吃晚早餐后,她的爷爷奶奶,要去拜访她的阿姨安和姨丈志,他们的堂姐和堂哥樵和莉亚,并和他们共渡几天,然后几天之后,跟着阿姨蓉、姨丈克新,他们将一起来我家,度过一个家族的聚会。
「爸爸,在你上班的顺路途中,能带我去好友的家吗?」她按捺不住地想去告诉她的好友,昨晚发生了什么事。
「当然能,亲爱的。」
当每一个人离开家之后,真继续去清理那些碗筷,把厨房收拾乾净。当她做完这些事之后,邻居怯莉走了进来。
「嗨!真,你正在做什么喔?」
「没什么,因为家人都出去了,我把厨房整理一下。」
「你父母还没回去吗?」
「他们要去打扰我妹妹他们几天,几天后,他们将跟我妹妹他们一起过来。」他们坐在厨房的餐桌闲聊着,放着音乐,并且喝着酒,谈论着最新的话题。大约一小时之后,蓝克练习完摇滚乐,回到家中。
「嗨!妈。嗨!怯莉小姐。」
「哈啰,蓝克,你今天好吗?」
「好,亲爱的。」
「摇滚乐练得如何?」
「没问题。」
蓝克离开了那两个女人,走进了他自己的房间。
怯莉注视着蓝克离开,她喜欢看着他的屁股在牛仔裤里摆动的感觉。
「我不懂你怎么能忍耐?」她说着。
「忍耐什么?」
「跟一个像你儿子如此年轻英俊的小伙子住在一起,而没有跟他做爱!」
「怯莉!」
「我是认真的,他是雄伟的,我敢打赌,他一定也有一枝巨大的鸡巴。」
「怯莉!你知不知道?你正在谈论的是我的儿子。」
「我知道,但你从没幻想过你儿子的鸡巴吗?你老实说!」
「嗯,我承认我偶而有,可以了吧!但这不意味着我会真正的去做这件事。」
「为什么不真正去做它呢?」
「因为他是我儿子!」真不能相信,她朋友所说出来的话。
「抛掉这层顾忌吧!我敢打赌,你会喜欢的。」
真好气的说道:「我不晓得你在说些什么?」
「让我们一起去他的房间吧!你就知道我在说什么了。」
「你是发疯了吗??」
怯莉邪恶的对着她微笑:「或许,但它一定是非常有趣的,来嘛!」
「放鬆一下!」怯莉拉着真的手臂,推她离开椅子,拉着她上楼,走到蓝克的房间,她轻敲蓝克的门,不等蓝克应声,就拉着真走了进去。
「蓝克,你在忙吗?」
「没有,有什么事吗?」他看着这两个女人,脸上有着疑惑的表情。
「我想要让你妈妈见识某些事情。」怯莉蹲下了膝盖在蓝克的前面,解开他牛仔裤的扣子,然后脱下他的牛仔裤和内裤,蓝克只是看着她,不了解她要做什么,怯莉移动她的嘴唇,含着他那萎缩的鸡巴,开始舔弄它,并用另一只手爱抚他的睪丸,然后用另一只手去爱抚自己的阴户,蓝克的鸡巴在她的嘴里慢慢变硬,变长,而且变得火热。
怯莉继续用她的嘴上下狂抽他的鸡巴,直到鸡巴沾满了口水,蓝克不能相信,他曾经性幻想多次的美丽邻居,现在真的在给他吹喇叭,而且他的母亲从头到尾在旁边观看,他的脑海一片混乱,但最后他决定放鬆自己,并且享受将要发生的事。
怯莉转头面向真说:「看这大鸡巴,你不能告诉我说,你不想要吸它吧!」
「我不想,真的。」她的话违背了她内心真正的意思,因为现在她的目光正紧紧的黏着在蓝克的鸡巴上。
怯莉把真拉了过来紧靠着她,然后抓着真的一只手,去握住蓝克的阴茎。真开始慢慢地去套弄她儿子的鸡巴,她失神的靠近,然后用嘴去亲吻舔儿子的阴茎,然后再用嘴含进龟头,这时怯莉正在吸吮她儿子的阴囊。
这两个女人现在正沉醉在放纵的性海里,他们滚动他们的舌头围绕着阴茎,蓝克不能相信她的母亲正在吸吮她的龟头,但是他感觉如此的快乐,对于对方是他妈妈的事实,他现在一点也不在意了,马上,他感觉到快感从睪丸直冲上来。
「喔喔,我要射精了!」
「快射,射你全部的火热精液。」怯莉高兴地说,「快点,儿子,把你的精液射在妈妈身上,快点,宝贝,给我你的精液,让我尝尝看!」
蓝克抓紧自己的鸡巴,对準两个女人的脸,喷射出他的阳精在他们的嘴里和脸上,然后倒塌在床上,呼吸沉重的,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,真和怯莉饥渴地舔着彼此脸上的精液。
「现在游戏还未结束,蓝克,我还要教你更好玩的游戏。」
「我不能想像,还有比吹喇叭更好玩的了,妈妈,你是在那里学到如此高明的技巧?」
「喔,我已经练习了太多次了,每当你爸爸需要的时候。」
「嗯,蓝克,现在换转你为我们服务了。」怯莉慢慢地脱掉了真的衣服,然后拉她转身去面对自己的儿子。
「喔!妈妈,我从不知道你有如此性感的肉体。」蓝克伸出他的手,沿着她的臀部然后向上移动,直到到达她的乳房,不断地揉捏她的乳房,并且把她的乳头夹在自己的手指之间,不断地挤压,然后他的舌头由她的母亲的胸部,开始往下舔,直到雪白的大腿内侧,然后用头挤进了她母亲的大腿,脸朝着她母亲的阴户,再轻轻吸吮着阴唇。
「喔喔……啊啊啊……蓝克……快快快……喔喔喔……」
当蓝克正在忙碌地吸吮他母亲的阴户,轻咬她的阴核时,怯莉脱光了自己的衣服,在旁观看,突然地,真猛抓儿子的头髮,并且推他的脸更加的进入她的阴户。
「喔!我要高潮了……宝贝,舔我!快舔我……啊啊啊……快快快……」
真的肉体不断地痉挛,她的大腿不断地发抖着,她的臀部不断地撞击着儿子,淫水滴落在床上、滴在蓝克的脸上,他仍然不断地舔着母亲的阴户,并且插入一只手指去更深入阴户,去把妈妈的淫水挖弄出来,然后慢慢的转头,在他的脸上浮上了一股喜悦的笑容。
「乖孩子,还有妈妈,你们两个看起来非常的快乐!」怯莉走向了蓝克,并且舔乾在他脸上真的淫水。
「宝贝,现在该轮到我了。」怯莉躺上了床。
蓝克躺上了床的中央,然后怯莉起身慢慢蹲了下去,用阴户对準他的脸,蓝克分开怯莉的阴部,用他的手指,并且用他的舌插进了怯莉那摺叠的阴唇,她的喉咙开始发出深沉的呜咽声,并且深深的抱紧蓝克的头,以免自己无力的倾倒在床上。
真这时候是正在玩弄蓝克的鸡巴,使它慢慢的变大,跟刚才一样的雄壮,她慢慢地降低自己的臀部,首先用龟头不断地磨擦自己的阴唇,然后慢慢坐下臀部,去感觉龟头慢慢地刺穿自己的阴户。
「喔!宝贝,你的鸡巴在我的阴户里,我是感觉如此的棒!喔喔喔喔喔……」
「喔!妈咪,你也有一个如此甜美湿润的阴户,你的小穴紧夹着我的鸡巴,让我感觉好像在天堂!」
真用臀部慢慢地在儿子的鸡巴上下套弄着,渐渐地,好像疯狂的母马一样,狂野地骑乘在儿子的鸡巴上,次次猛撞到底。就在这时,怯莉也疯狂的用她的阴户不断地碾磨着蓝克的脸,当蓝克不断的深入他的舌头进入怯莉的阴户,这时他也不断轻咬着怯莉的阴核,以至于怯莉不断哭泣尖叫着:
「宝贝!快射出你的阳精,射在妈妈的浪穴里,啊啊啊啊……」
终于,蓝克那火热的精液,喷射出来,射在母亲红肿的阴户里,把他母亲带向了另一波的高潮。蓝克这时把手指插入了怯莉的屁眼,并且一面用牙齿轻咬她那硬挺的阴核,怯莉也马上达到了高潮,她的淫水流满了蓝克整个脸。
这两个女人轻轻的离开蓝克的身上,发出满足的歎息声,然后躺在蓝克的身旁轻轻的亲吻他那坚实的胸膛,用他们的手爱抚他那萎缩的鸡巴。真的手慢慢的来到睪丸,爱怜地轻抚着,不一会儿的时间,蓝克的鸡巴又硬梆梆的了。
「现在看我的!」怯莉说道,她转过她的身体,手、头、和膝盖紧贴着床铺。「我想要你干我的屁眼!」
「乐意之至!」
蓝克来到怯莉的背后,当蓝克推挤着他的鸡巴,慢慢地进入怯莉的屁眼时,她倒抽了一口气,蓝克毫不费力地把它慢慢进入,屁眼包围着他的鸡巴,再慢慢地分开,他开始慢慢的抽插着她的肛门,并且伸出手臂到前面去揉搓她那坚挺的乳房。
真这时候来到了她们下面,用舌头去轻舔正在性交着的怯莉阴户、和儿子的鸡巴,这时候怯莉稍微的往前移动,到达了真的阴户,当儿子正在干怯莉的屁眼时,母亲真和怯莉,正在一个69式的性交。
蓝克继续「啪啪」的猛干着怯莉的屁眼,直到他感觉快射精了,马上拔出了鸡巴,不断地用手上下的套弄着,然后喷射了怯莉一屁股的精液,真马上把精液涂抹均匀在怯莉的屁股上,此时他们正在69式的口交。
「蓝克,你这干穴的坏蛋!」她朝着蓝克,给他的脸颊一个热情的亲吻,蓝克笑了一下,没有说话,怯莉坐起身来,慢慢地穿着她的衣服。
「我必须要回家了。」然后依依不捨的道别。
「我们必须去保守这个秘密,真,提醒他。」
「蓝克,这件事不能对任何人提起喔!嗯?」
「我保证,我会守口如瓶的。」
「嗯,那好,现在穿上你的衣服,然后帮我把房间清理乾净,免得家人看到我们做过爱的痕迹。」真害羞的说道。
在週末的时候,阿姨安安,和姨丈志远,还有爷爷奶奶,来到他家,他们将要在这里逗留好几天,安安和志远,他们将住在爷爷和奶奶隔壁的客房里,他们并且带来了她们的侄女和侄儿,也就是小茜和蓝克的表妹和表弟,樵斧和莉雅,他们的父母,蓉蓉和克新,将在几天之后来参加这个家族的聚会,他们也都热切的期盼去见到对方。
樵斧将跟蓝克住在同一房间,莉雅将跟小茜分享一个房间,小茜跟蓝克都非常的不高兴,因为他们都希望去拥有属于私人的空间:小茜想要继续跟爷爷做爱,而蓝克则时时不能忘记他母亲的美妙肉体。
在他们到达后不久,小茜带着爷爷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里,
「我现在非常想跟爷爷做爱。」她调皮的说着,然后又说道:「你今晚能到我的房间吗?」
「那你的表妹要怎么办?」
「不用管她啦!」
「不,我不会再做那种事,我上次实在不应该去你的房间的。」
「你放屁!」小茜轻笑着说道,然后慢慢地走开。
那个晚上,小茜和莉雅坐在床上,谈论着关于做爱的种种憧憬,每一个人都吹牛说,她的性经验比对方丰富。最后小茜决定要挫挫对方的气焰,她告诉莉雅,她已经跟爷爷做过爱。
「我不信!」莉雅说道,
「它是真的,我让他看见我在手淫,然后我引诱他。在做爱方面,他真的非常棒!」
「你放屁!」
「那是真的!」小茜提高了音调,
「喔,对喔!你能找到一打的男人来到你的房间!」
「你不信?我证明给你看!」
「如何证明?」
「我们来一个赌注,我明天晚上带爷爷过来,假如我失信了,我找一打男人来陪你,但是如果我做到了,你就必须跟我一起和爷爷性交!」
「你在说什么?你一定是在开玩笑,别想!」
「你在担心什么呢?难道你没有幻想过,爷爷可能会带我们多大的快乐吗?」
「我不知道。」
「你怎么了?我知道你最爱性爱的冒险游戏,不要告诉我你是一个懦夫。」
「我不是懦夫!好,你最好确信你能赢得赌注。」
「好!」
隔天,小茜有了跟爷爷单独相处的机会,她慢慢的靠上了爷爷的肩,用乳头去磨擦他的背部,并且用自己的手去爱抚他的鸡巴。
「我只是想跟你打声招呼,并且告诉你,今晚我将跟莉雅在房间里做爱,如果你想去加入我们的话。」
「你跟莉雅?」
「当然,毕竟她是我的表妹,你今晚会去吗?」
「不,我不会再做这种事,毕竟我们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做这种事。」
「随便你怎么说,爷爷晚上再见啰!」小茜给他一个飞吻,然后走出房间。
到了晚上,小茜和莉雅坐在床上去等待爷爷的到来,莉雅紧张得坐立不安,十分的担心,或许小茜讲的是真的,爷爷今晚将会来;小茜不能十分确定,她爷爷是否会来,她不禁十分的后悔在莉雅面前夸下海口。
「他是不会来的。」莉雅十分得意的说着,
「他一定会来的!为什么我们现在不找一点事情来做?」
「你想要做什么?」
「你知道的。」小茜对她邪恶的笑着,然后她起身离开了床,脱掉了她的睡衣和内裤,然后躺在床上。
「你在做什么?」莉雅怀疑的看着小茜,不能相信她所看到的:小茜用一只手不断的揉搓自己的乳房,另一只手爱抚着自己的阴户。
「怎么啦?你从没跟另一个女人做过这种事吗?」
「没有。」
「嗯,我也没有,但每件事都总有第一次。」小茜跳过去,把她表妹压倒在床上,用她赤裸的肉体,用手磨擦着表妹的阴户,用嘴亲吻她的嘴唇。
「快点嘛!你不要告诉我说,你从没跟男人接吻过。」
「好罢!我承认,大概有一两次。」莉雅对着小茜微笑的说着,然后开始去轻咬她的耳垂,慢慢地移动到了小茜的脖子、然后肩膀,最后到达了乳房,她轻含了一粒乳头进入嘴里,
「啊!好棒,你保证你以前从没做过这种事?」
「真的,我从不曾做过,我猜这是女人的一种本能吧!」然后她的嘴换到另一个乳头,继续的吸吮咬弄它们。
「啊啊啊阿……喔喔……我不想要叫你停止,但是我现在必须要去脱光你的衣服,亲爱的。」
「好吧!」小茜滚到床的另一边,莉雅慢慢的坐了起来,脱掉了自己的睡衣,然后小茜脱掉了莉雅的内裤,分开了她的大腿,慢慢的用舌头撑开她的阴道,轻咬她的阴唇。
当小茜和莉雅是慢慢知道彼此的性感带时,爷爷正躺在床上努力的说服自己,不要去孙女的房间。最后,他放弃去抵抗这个诱惑,他看看他妻子,确信他已经睡着,然后无声的起床离开房间,当他经过客厅时,他看到小茜房间的灯光仍然是亮着的,在她的房门之前,他还是踌躇了一会儿。
令他感到震惊的第一个景像是,她的两个孙女是赤裸的拥抱着,彼此的舌头是热情的交缠着,互相用大腿疯狂地磨擦对方的阴户,当她们依依不捨地离开对方的嘴唇时,躺在下面的莉雅,看到了站在门边、正在注视着她们的爷爷。
「啊!爷爷!」小茜转头看着她的爷爷。
「嗯,亲爱的,把门关上吧!你不想要其他的家人去看到我们吧?」爷爷关上了门,走向了床边,他的孙女们正并排的躺在床上看着他。莉雅看起来有点紧张,但也为将要发生的事感到有点兴奋。
小茜下滑她的脸直到爷爷的腰部,然后分开爷爷的睡袍,把爷爷的鸡巴含进自己的嘴里,莉雅注视他们俩的肉体,她无法置信她所看到的事情。这时小茜走到爷爷的背后,让爷爷能清楚看到莉雅那新鲜未成熟的肉体,轻轻的解开爷爷睡袍的扣子,让它经由肩膀,慢慢地滑落到地下,用丰满的乳房紧挨着爷爷的背部,乳头上下磨擦着,小穴不断的碾磨爷爷的屁股。
这时小茜看着莉雅:「为什么你不过来跟我们一起享乐呢?」
「好的。」莉雅和小茜慢慢的舔着爷爷的鸡巴和龟头,此时他沉重的喘着气,然后她们一把地把爷爷推倒在床上。当它们继续进行时,奶奶已惊醒了过来,她转头看不见爷爷的人影,猜想他一定是去上厕所,马上就会回来。
她清醒的躺在床上等着爷爷,但是他一直没有回来,她决定要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?她走向了厕所当经过大厅时,她看到小茜房间的灯光仍然是亮着的,她本来不想理会它的,心想年轻女孩总是爱玩,但是现在她听到一些奇怪的声响,她本来不想打扰那些女孩们,但难奈好奇心的吸引,她轻轻的把门打开一条小缝,她受到了强烈的打击,她的老公现在赤裸的躺在床上,小茜正弯曲她的膝盖,用阴户猛干着他的鸡巴,而莉雅坐在他的脸上,她的老公正热情的用舌头猛刷莉雅的阴户,那两个女孩子向前的弯曲身体,去玩弄着彼此的乳房。
现在她非常生气的想去撞开门,揭发她们的姦情,但是她随即又想到,家丑不可外扬,如果我这样做,那两个女孩子将如何自处?
「难怪这死老头,最近都不跟我做爱!」她非常生气地转头离开,这时她看到富来房间的灯光仍然是亮着的,她走到了富来房门前犹豫地想:「我是不是该把这情形向他说?」然后她轻敲他的门走了进去。
富来是坐在床上,而樵斧是坐在地上他的睡袋里,身上只穿了一条内裤,当她进来时,他们中断了谈话注视着她。
「奶奶,这么晚了,有什么事吗?」富来说。
「关于某些事,我想听听你们这些孩子们一些意见。」然后奶奶脱掉了她的睡衣,赤裸的站在两个孩子的面前,对于她们奶奶这么唐突的举动,这两个孩子被吓到了不能说出任何话。
「我只是想知道,你们对于我的身体感觉如何?当然,我知道我不能跟你们那些可爱的小女朋友相比,我只是想要你们诚实的告诉我,我身上有哪些地方可以吸引你们男人?」
「奶……奶奶……」樵斧结结巴巴的说:「你……你……怎么能够这样问我们呢?」另一方面,富来是贪婪的看着她奶奶的肉体,他纳闷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,奶奶会在她们的孙子面前脱光衣服,但是他真的一点也不在意,他正在想着,如何能佔她的便宜?她还未到六十岁,她有一个非常好的身材,她现在仍然每天规律的做着有氧舞蹈,她的肌肉仍然相当的有弹性,乳房也只有稍微的下垂,一个稍微大的奶头点缀在乳房上面,乳房稍稍的倾斜。他仔细的看着她的臀部,仍然是如此的高耸。
「嗯,她看起来是相当的可口美味的。」富来正想如此的告诉她奶奶。
富来向前走向她:「我认为你仍然是相当的有魅力的。」富来用一只手抚摸她的乳房,一只手下移到她的腰部,轻轻的磨擦她的屁股。
奶奶对于富来这样的举动,感到手足无措,几乎自然反应的想去推开他,但她想:「毕竟自己的肉体还是有魅力的,老头子能,为什么我不能?」
心里存着报复的想法,于是她把手伸入了富来的内裤,去按摩他的鸡巴,用手掌包围着睪丸,手指轻推着阴茎,富来轻哼出声,用一只手抓住了她的奶子,然后两只手用力地猛捏到乳头突出,再用牙齿去猛拉她的乳头。
「啊啊啊啊……喔喔喔……耶耶耶……啊啊……」
樵斧只是坐在那里,看着表哥和奶奶如此激烈的呻吟喘气,奶奶脱下了富来的内裤,用嘴吸入了他那已经硬挺的鸡巴。
「呼呼呼……啊啊,奶奶……喔……你好厉害,如此温暖的嘴吸吮我的鸡巴,喔喔……」
奶奶微笑地说:「我是老经验了,我会让你更舒服的。」接着用一只手不断地轻拍着睪丸,一只手轻拉着他的屁股,富来感觉自己是如此的爽而且硬。
接着奶奶转头看着樵斧说了:「樵斧,你为什么不过来一起享乐呢?」
「我……我不能,我真的……真的……不敢相信,你们俩竟能做这种事天啊!富来!她是我们的奶奶啊!」
「你说得对!但我怎么能这么吝啬,不把最好的东西给我的孙儿呢?」
樵斧只是坐在那里,不知该怎么说,又无力去阻止他们。
接着,奶奶坐了过来,把樵斧萎缩的鸡巴拉出内裤,静静地,她用她那美好的嘴唇整个含住肉块,并且用舌尖舔弄她嘴巴里的马眼,当感觉嘴里的鸡巴慢慢膨胀时,她笑了。富来可不想一人在旁边看戏,慢慢的走到奶奶背后,伸出手指沿着屁股到达阴唇,并用舌吸吮着屁眼。
当这三人正彼此互相玩弄时,爷爷正是忙碌地在跟两个孙女做爱,小茜继续疯狂的骑着她爷爷,爷爷的嘴正在咬着弄莉雅的小穴,他正拚命的把舌头插入莉雅那红肿充血的阴唇,吃喝着从那折叠的阴唇所流出来的浪水,残忍的用嘴唇紧压那可怜的阴户。
「啊啊啊啊……我不行啦!喔喔喔喔喔……快……啊,我忍不住了!」淫水流满了爷爷整个脸,小茜向前伏下身体,两个女人津津有味的吃着爷爷脸上莉雅的阴精。
「嗯嗯,好棒啊!我还要更多,而且是最新鲜的。」
「好吧!」小茜羞涩的笑着。
「可是我也要你的。」
「好!」小茜离开爷爷的身体,躺在床上,莉雅用粉红的小舌头拨开小茜那细柔的阴毛,轻舔着那可爱的阴户,爷爷心想:「怎么能把我冷落在一旁呢?」很快地向前用手把莉雅那清秀的小脸板离小茜的大腿,把自己那八九吋长的大鸡巴,插入她那樱桃小口,那鸡巴马上就深深的撑开莉雅的小嘴,整只鸡巴很快就消失在这小妖精的嘴里。
小茜马上调转身子去含进爷爷那乌黑摺叠的阴囊,还有那在莉雅鲜红小嘴带着发亮口水抽出插入的巨大鸡巴。不久,小茜热情地跟莉雅亲吻着,而四片唇肉跟舌头中间,有爷爷的鸡巴正在做着活塞运动,莉雅和小茜更彼此用纤纤玉指,插入彼此尚未完全发育的小阴户里。三人性交淫蕩的进行着,肉体扭曲,秀髮散乱,脸上身上,流下了大量的汗水,但彼此都强忍着自己,不敢尖叫出声,沉重的呼声,狂乱的呻吟,此起彼落在她们之间啊!
「我快不行了!」爷爷按紧孙女的头,下腹怦怦的撞击孙女的头,睪丸不断的打击着他们的下巴……
「啊!」一声强忍的怒吼,射出了大量的精子,小茜和莉雅满足的吞下了这些精液。当抽出鸡巴时,一条白色的精液,从她们的嘴巴流了下来,然后「砰」的一声直接倒在床上,这两个小妖精继续的热吻着,纠缠着舌头,这两表姊妹最后依依不捨地离开对方的嘴唇,转头对着爷爷邪恶的微笑,如小猫似的紧偎在他身旁,亲吻着他的胸膛。
「嗯,乖孙女们,可以了吧!我现在最好赶快回去,免得你们奶奶发现。」
小茜吻着他的龟头,淘气的对着鸡巴说说道:「小弟弟,我们的小妹妹随时为你而开。」莉雅不捨地爱抚着爷爷的睪丸,用小女孩期盼的眼神说着:「爷爷,你明晚会再过来吗?」
「拜託,我想可能吧!」爷爷穿上了衣服走出了房门,他走回了自己房间,但却发现奶奶不在床上,他想了一下:「现在最好赶快装睡,明天能找出一个最好的藉口,为什么这么晚,自己会不在床上。」
富来和樵斧现在正坐在奶奶的两边,每人的嘴里都含取着一颗奶头轻咬着。
这时富来慢慢滑动他那粗壮的手臂,经过奶奶平坦的小腹,到达她那长满黑亮浓密阴毛的阴户、高高突起的阴阜,然后分开阴唇,用手指在内部探险着,轻插中指进去那火热滑腻的阴户里。
「啊啊啊啊!……」奶奶火热地呻吟着,后背拱起,不断用小穴去撞击着孙儿的手。
「喔……喔……富来……我要你用你那粗壮的鸡巴欺负我,干烂我这淫蕩货!啊啊啊啊……快!……快!……」
富来傲笑着,用手扶住自己那八九吋长、粗壮黑亮的鸡巴,紫黑色的龟头慢慢的磨擦着奶奶流出丝丝淫水的阴唇,强壮的鸡巴慢慢的撑开阴唇,因为有淫水的润滑,鸡巴很轻易地就刺了进去,当富来刺入鸡巴时,樵斧两手掌猛力地抓住奶奶肥美的乳房根部,用鸡巴在猛烈地上下抽插着,每当樵斧从乳房插入时,奶奶就抬起她的头把龟头含进嘴里,当抽出奶奶嘴巴时,又发出了「啵」的声响,非常快地,奶奶就达到了高潮。
「喔……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呜……呜……呜呜……我不行啦!……啊啊啊……我要出来了!……」奶奶狂乱地呻吟、尖叫着,最后整个身体在孙儿的鸡巴攻击下,不断地痉挛着。
这时富来跟樵斧仍然继续干着她的小穴和乳房,奶奶的小穴里不断的痉挛,紧咬着他的鸡巴底部,一股冷颤冲上了他的身体,他感觉自己要射精了。
「啊啊啊……你这吃鸡巴的小浪货,我要干烂你,喔喔喔喔……啊……我不行了!……」他马上拔出了自己的鸡巴,插入奶奶的嘴里。
「啊啊啊……奶奶,你这浪货……快把它吞下去!」猛烈地用鸡巴「啪啪啪」地干着她的脸,然后奶奶用手套弄着他们的鸡巴,轮流用嘴吸他们的鸡巴和睪丸,他们感到强烈的刺激。
不久,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呜……呜呜……」樵斧射出他的精子在奶奶的嘴里,然后是富来。奶奶把它们全部吞下了肚子里,更津津有味的把流下嘴角和下巴的阳精推进嘴里。
「现在,我的乖孙子,你们知道如何去愉悦女孩子了吧?」
「喔,奶奶!这次是最佳的示範了!」富来亲吻着奶奶的脸颊,疑惑的问道:「今晚有什么事情刺激了你吗?」
「没什么?难道女人不能有一点小小的秘密吗?」奶奶微笑着。
「奶奶,你以后还会来吗?」樵斧问道。
「或许吧?」她轻吻他们的龟头,然后穿上衣服起身离开。
「明天早上再见了!」奶奶回到了房间。
「哼!已经睡了吗?我想那两个女孩子已经把你炸乾了!」
爷爷立刻跳了起来:「你怎么知道?」
「我看到你跟自己的孙女性交,所以我也去找了自己的孙子做了同样的事!」
「你说什么?」
「假如你能做这样的事,为什么我不能?」
「你说真的?你真的跟富来和樵斧做爱?他妈的!今晚我睡不着了……我猜,像这样热烈的做爱,我们已经很久不曾有过了。」
「我猜是的!我想我们必须去找一些新的东西,来重新刺激我们的性趣。」
「你的意思是?……」
「今晚你带我去看看你们的做爱场面……」
「你在开玩笑!」
「不行吗?难道你怕我比你行,会带给女孩子们更大的快乐吗?」
「好吧,好吧,亲爱的!假如你想这么做的话!」
然后他们舒服的躺在床上,回想今晚美好的回忆,并期待明天的到来。
隔天下午,姨丈志远舒服地躺在庭院上晒着太阳,对面的怯莉也走出了房门,躺在草皮上晒着太阳,并且穿着很短的迷你裙。大约半小时之后,怯莉起身,突然看到篱笆外的志远。
「你好!我是怯莉。」她打着招呼,脸上带着害羞的微笑。
「你好,我是志远,我太太安安,是真的妹妹。」
「真高兴见到你,没想到真有这么一个英俊的亲戚,竟然不告诉我!」
「怎样?……要不要过来聊聊天?」
「好啊!」
志远走进了她家,暗中的看着她的臀部,「多么棒的一个屁股啊!」他暗中激赏着。当怯莉一面走着,一面脱光了自己的上衣,她那浑圆坚挺的乳房,瞧得志远眼睛一亮!当她看到志远凝视着她的乳房时,她爱娇地轻轻的用手指拧转自己的乳头。
「你想要喝一点饮料吗?还是更好的?」
志远结结巴巴的说道:「你知道,我已经结婚了,我不应该再做这种事。」
「为什么不可以呢?我也是一个结过婚的女人了。你还有其它的理由吗?你确信真的不要?」然后慢慢朝着他脱下自己的内裤……
志远凝视着她那伏贴在阴户上的阴毛,看着她那稍微分开的大腿,然后她沿着阴唇慢慢地插入自己的中指,一面走向志远,亲吻着他的脖子,隔着裤子抚摸他的鸡巴。
自从看到她的裸体之后,志远就已经觉得自己的鸡巴硬挺得非常难受了。怯莉慢慢地走向他,蹲了下来,脱掉了他的内裤,然后开始吸吮他的鸡巴。志远犹豫地想着,他是否应该马上就离开她转头离开。
但刚刚跟所想相反,他慢慢的脱掉了自己的上衣,这时怯莉离开了他的鸡巴转而攻击他的睪丸……
「喔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浪货……快起来!」他扶起了她的肩膀。「够了……够了……我现在要开始玩弄你的小穴了!」
「好棒……」她躺下沙发,用双手握住了自己膝盖大力的分开高高的举起,就这样的把阴户暴露在空气中……
这时有一个完全地不引人注意的敲门声响起。然后这门慢慢地打开清洁工人进入这间房屋。他正要大声呼唤是否有人在家时,看见了他们在这二张躺椅上时,悄然地他走到一个角落偷看,这时怯莉正满意的的推开志远离开她的?
「我现在要你的鸡巴插入我的小穴。」
「我要你干我。」正当志远站起时,怯莉转头看见了清洁工人靠墙站立打着手枪。没有开腔她只是静静看他,这时志远的鸡巴插进入她的小穴,抽戳进出用一个慢的、稳定的节奏。
她用腿夹紧志远的腰部并以手指招呼清洁工人过来。他走到这躺椅的背面,并且一面走一面脱光衣服。
当走到这张躺椅前时,志远看着他,这清洁工人也看着志远。
怯莉只是滑动清洁工人的鸡巴进入她的嘴,捲动她的舌头围绕着阴茎。
「嗨!我是大卫。我是这屋子的清洁工人。」
「你好!我是志远。我最近来拜访隔壁亲戚。我想你和怯莉之前已经做过爱了吧!」
「我一月一次清洁这房子,但是怯莉需要时我就会马上来。这是头一次我还未到,她就跟另外的家伙做爱。」
「你不介意?」当他们聊天时志远继续进出攻击怯莉的小穴。
怯莉一点也不在意他们的对谈,继续舔吮和吸弄大卫的鸡巴。马上的,怯莉达到了她的第一次激烈的高潮,她的爱液流下志远的小腹。这时怯莉看着这二人微笑着,她的白白的牙齿发出了反光。
「真舒服啊!」
「现在我要您二位同时干我。」
大卫给她一个微笑。
「谁想插屁眼呢?嗯,今天志远已经干过我的阴户,我想轮到你了。志远,你会介意玩弄我的屁眼吗?」
「不,一点也不介意。我会喜爱去射精在你的的屁眼的。」
志远和怯莉下来到了地下,这时大卫已经在地下躺好了。怯莉跨坐他的腰部,慢慢地滑下他的鸡巴。马上的身体向前趴下,大卫立刻抓一个奶子进入他的嘴,抚弄另外一个,然后至远在屁眼里插入他的鸡巴。
这二个人同步的攻击怯莉的二个洞穴。怯莉大声呻吟着,滑动她的手沿着大卫坚固的,宽阔的胸部,用手指捲曲他的胸毛。
「天啊!快干我……干我,你们二个。我……喔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喔喔喔喔喔……」
怯莉马上达到了高潮,扭转身体并且猛撞这二个男人。
这导致他们越来越快速的快速推戳,猛干着她,愈来愈硬、愈来愈快。他们能感觉他们自己也达到激烈的高潮。
当怯莉是彻底地被这二人猛干时,安安在房屋四周,正在寻找她的丈夫。
她敲着怯莉的大门并且朝向窗里去看自己丈夫是否在那里,这时安安被眼前情景震撼着。她站立睁大眼睛,不相信的凝视着。
她看到,志远正从这女人的屁眼拔出他的鸡巴并且精液射满了女人的臀部。
「太过分了!」
这时大卫也满意离开怯莉,呼吸沉重的躺在躺椅上,然后怯莉整个人躺上了大卫用乳房磨憎着他的胸膛。伸出手爱抚他们俩的脸颊,侃侃微笑的说:
「你们太让我满意了。志远你要常常来看我喔!」
「OK!但,我现最好回去,以免我老婆找不到我。」
「你必须马上回去?」
「我恐怕是如此了。我相信没有我,你们二个也能做得很好。」
「喔……好吧!」
不久大卫的鸡巴又慢慢的坚硬起来。当怯莉吻致远的脸颊并爱抚他的鸡巴时,大卫只是笑着。志远不久起身穿衣服离开。
安安哭喊着跑回了自己屋子,她不能相信志远会去干另外的女人。
她坐在厨房,头深深的埋在手臂里哭泣着。当真走过厨房时,她是被她的妹妹的情形吓了一跳。
「怎么了?安安?」
「是……是……是志远。」
「志远怎么了?」
「我刚刚看见了他隔壁,跟一个婊子在做爱!」
「喔,那是怯莉。她本来就是一个烂货。」
「当然你知道的,现在只是一个办法可以马上报复他。」
「你的意思是……?」
「是他伤害你在先的,而且我知道有不错的男人。」
「是谁呢?」
「富来。」
「你的儿子富来?」
「对啊!相信我,他有一支非常巨大的鸡巴。」
「拜託!你现在正在谈论的是你的儿子啊!姊姊。」
「我知道……我知道。」
「你该不会……真的……真的已经……」
「已经怎样了呢?」
「已经跟他交媾了吧!」
「事实上我已经跟他性交过了,而且他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大。来嘛!妹妹,你会喜欢的。相信我,你外甥的鸡巴一定能取悦你的。」
「姐,我真的不能。」
「你不用再跟我争辩了,我会安排好每件事的。」
真马上就去找儿子富来商量。
他一点也不反对跟自己的阿姨性交。他早就想干他阿姨了,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。当然他更不介意一起干阿姨跟妈妈。
「我们明天下午必须去支开大家。」
真告诉儿子她的计划,他们现在在一起计划每个细节。
明天志远将跟森在他的办公室度过一天,祖母和爷爷将去逛街,小茜和莉雅也将去shopping,唯一剩下的难题是樵斧。
「我们要如何支开樵斧呢?」真询问儿子的意见。
「何不让他加入我们呢?我们来个四人小组的乱交吧!」
「太棒了!为什么我没有想到这个呢?你认为樵斧会同意吗?」
「不用担心,我会说服他的。明天下午你只要跟阿姨在你的房间里等我们就行了。我们会乖乖的坐在那里等你们的。」
当夜,富来和樵斧一直等到很晚,希望他们的奶奶会再来敲他们的门。他们不知道,奶奶她是正跟爷爷在孙女的房间激烈的性交着。
对于奶奶没来的事,樵斧非常的失望。
「今晚,我是真的盼望去猛干奶奶她的小阴户。」
「喔,你不要失望。」富来安慰他。
「我已经安排好一些的小浪货,在明天等着我们上她们。」
「真的吗?」樵斧眼睛一亮。
「是谁呢?真令人期盼。」
「你只必须静静的等待明天的到来就是了。」
奶奶,这时是正跟随她的丈夫进入了小茜和莉雅的房间。爷爷现在是紧张的带着奶奶,但他知道她没法子拒绝奶奶。
他们离开他们的卧室,进入了女孩子门的房间。当那些女孩见奶奶进来时,他们的微笑迅速地微消失,睁大眼睛凝视着奶奶,害怕的要死,不知她将说什么。然后惊恐转变为惧怕,当她们看见她关而且锁上了门。
这时奶奶坐在小茜的旁边,伸出手爱抚小茜睡衣下的一个乳房。
「今晚,你们不介意我加入你们吧!我不要你爷爷独享。」
奶奶靠了过来吻着小茜的脖子,然后开始细咬在她的耳朵,手继续按摩着小茜胸部。
小茜和莉雅终于放心了,然后她也开始,挤压奶奶的乳头。
爷爷,他已经静静的脱掉他的睡衣,坐在莉雅身旁,分开莉雅她的腿。这时小茜和奶奶也脱光了彼此的衣服,然后马上彼此热吻和抚弄着。
「天啊!奶奶,没想到你的身材这么棒!」
祖母微笑着。
「你也相当不错,亲爱的。现在让我吃吃你那甜美的小阴户吧!」
「好。」
奶奶躺了下去,然后小茜用阴户成69式坐上了奶奶的脸。他们互相的舔和吸取对方的阴户。当他们继续进行时,爷爷正在脱莉雅的睡衣。
这时奶奶有了第一次高潮,悲啼和扭转身体在小茜舌头之下。同样地她埋葬她的脸于小茜的阴户,推她的舌头更深更深的进入小茜的阴户,直到小茜也达到了第一次高潮。
然后小茜爬离开了奶奶,转而亲吻着莉雅。
不久,爷爷也在孙女莉雅的小阴户里射精,拔出了自己的鸡巴,躺在床上急喘着。
小茜和奶奶毫不浪费时间的马上分开莉雅粉白的大腿,舔和吸爷爷射在莉雅阴户里的精液。
一会儿莉雅也达到了高潮。
然后奶奶马上转移目标去吸吮爷爷那萎缩不振的阴茎。
「孩子们,看起来你爷爷不行啦!我想我们没有他也能继续的。」
这三个女人滚在一起继续:吻,舔,吸,放纵的用手指抽插彼此的阴户。马上地,这三个女人又达到了高潮,不久祖母和爷爷拿起他们的衣服离开房间。
隔天真耐心的等待,家庭的每一个成员离开家,然后她把安安带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安安是盘着腿坐在床上,手摺叠放在她的膝盖上。
她看起来非常的紧张:「我实在不能做这种事。」
真微笑的坐在她旁边:「亲爱的妹妹,你不必担心。相信我。现在让我们準备好去迎接这二个男孩吧!」
二十分钟后,当富来和樵斧走进妈妈的房间时,这二个女人是肩并肩赤裸的坐在一起。
安安看起来还是非常的紧张,但是真则是一副轻鬆的样子。
当富来看见妈妈和阿姨赤裸的坐在那里,他笑了。
「该死!富来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?」樵斧惊慌的问道。
「我不是告诉你我们要去干二个漂亮的女人吗?难道这不是吗?你不能否认,妈妈和阿姨不是两个漂亮的女人吧!」
富来走到了床旁亲吻他妈妈。然后他转移目标到阿姨安安的身上,没有说一句话,他爱抚她的胸部,挤压乳头在他的拇指和食指之间。
安安没有任何反应,但也没推开他。而樵斧是仍然站立在门口,虽然他已经跟奶奶性交过了,但他的内心仍然无法安心的跟自己的亲人性交,即使是阿姨真及安安这样的性感尤物。
他只是呆呆的地站立那里,这时真只好起床走向他。
反观另一队,富来已经用嘴吸进了安安粉红的乳头,并且滑他的手沿着她平滑的小腹一直下移。他能感觉阿姨的身体已经有所反应,她的乳头已经变硬,呼吸加快。
「喔……富来……」她呻吟着。
安安拉开富来的衬衫,然后敞开他的裤子的钮扣脱掉他的内衣裤。富来继续吻和爱抚她的胸部。马上地她的衣服也被脱光了,富来的嘴巴从她平滑的小腹一直亲吻到她的阴户。
然后用舌头分开她的阴唇在里面狂乱的探索着,并且轻轻的磨擦她的阴蒂。插入二根手指,迅速地用手指干着阿姨安安,并一面紧吸着阴核。
安安狂乱的呻吟着。
「富来……喔……富来……舔安安阿姨的屁眼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快舔我。」
「好吧!」
这时富来的舌头从阴核研着阴唇,经过鼠蹊,到达了屁眼。他转动他的舌头,围绕着这折起绉纹的洞口,用舌头尽可能的推进。
安安不断大声的呻吟尖叫着。
这时真和樵斧也已经躺在他们旁边,狂乱的做着69式口交。
真已经快达到高潮了。当樵斧正玩弄她的阴户时,她正猛烈砰砰的用嘴撞击樵斧的鸡巴。
「啊啊啊啊……」很快的,真达到了高潮。
当安安开始尖生大叫哭喊时,真已经和樵斧躺在床上。她屏息的仰望着自己的妹妹安安及自己的儿子。
「安安,你后悔跟自己外甥做爱吗?」
「不,一点也不。」安安喘着气说。
「安安你想一起要你二个外甥的鸡巴吗?」
「这主意听起来不错!」富来说着。
然后富来和樵斧一起站起站立到床边。安安坐在床上,微笑的玩弄她二外甥的鸡巴,一手抓着一根鸡巴慢慢地打着手枪。然后她吞入了富来的鸡巴。
真这时只是坐在地板上,微笑的看着自己妹妹,手指慢慢地爱抚自己的阴核。当床上愈来愈激烈时,她的手指也抽插的更快……更快。小穴里的手指也由一只变成了二只。
这时妹妹安安也把外甥的二只鸡巴,都含进了嘴里,不断津津有味的吃着龟头和阴茎。
「啊!我也要。」真喃喃的上了床。从妹妹的口中抓过了樵斧的鸡巴,用手啪啪猛烈套弄着。
这时妹妹安安也猛烈用手套弄富来的鸡巴。
这时真用另一只手抓住了妹妹的下巴,彼此用舌头在嘴里翻搅热吻着。不久她们结束了热吻,并排的躺在床上,狂野的分开大腿,祈求着二个男人鸡巴的插入,两姊妹手指彼此紧紧的互?
「快过来吧!你们在等什么呢?」
富来和樵斧微笑的互看的一眼,然后转头看着鸡巴底下赤裸的二个女人。
富来来到阿姨安安身上,滑动他的鸡巴进入她那温暖潮湿的小淫户里
「性感而湿湿的小猫。」樵斧跟随着他,黏黏的鸡巴刺穿进入了真。
「啊啊!喔喔,真棒!但,富来,我更想你插我的屁眼。」反观另一队,樵斧已经在猛烈的抽插他阿姨真的阴户了。在另一方面,富来和阿姨安安也有不同的性交方式。
他现在用龟头轻轻敲打着阿姨安安那紧小的屁眼。
安安哭叫着:「干我的屁股,富来!」
富来开始慢慢的,但是很快拱起腰蹂躏着安安的屁眼。安安也猛挺屁股来对抗富来。
「哼哼哼哼……」她开始尖叫呻吟,在鸡巴下边扭转着身体,然后迅速地达到高潮顶点。
樵斧和真这一队,现在也正在疯狂性交着,樵斧一面用大鸡巴插着阿姨真的小穴,而真更一面的用手指摩擦着自己的阴蒂。樵斧的一双禄山之爪,当他一面用大鸡巴插抽阿姨安安的小屁眼时,一面不断残忍的用大手猛捏阿姨真丰满的乳房。
很快地,他忍不住喷出了大量的精液进入了,阿姨安安那淫蕩的小穴里,两人崩溃的倒在床上。
富来很困难的在阿姨安安的屁眼深耕着。但他知道家人已经快回来了,他们必须很快的做好善后工作,因此依依不捨的从阿姨安安的屁眼拔出了自己的鸡巴。
大家很快的打扫房间,穿好衣服。
安安给两个男孩一个深情的热吻,并且告诉他们自己是多么的快乐。
然后安安在真的耳边轻声说着:「姊姊实在太谢谢你了。」
「我真高兴听到你这么说。」当夜富来跟樵斧在房里时。樵斧告诉富来说:「我真的没想到今天下午会发生这么美妙的事情。」
「嗯,它真的是一个相当美好淫乱的乱交。希望我们今晚能再跟奶奶狂野的做爱。」
「嘿嘿……」
「假如今晚奶奶没来,我想,我会更高兴。」
「为什么呢?我想今晚她应该会来。」
「我想已经知道为什么奶奶昨晚没来了。」
「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」
富来只是微笑。
「现在让我们去看看那些女孩子在做什么,你就会知道我的意思了。」
「是小茜和莉雅吗?」
「你不会真的想去我们的妹妹跟我们做爱吧?」
「我有把握能用我的方法说服她们的。」
富来自信满满的笑着。
「他妈的,这二个女人,是唯一目前在这房子里,还唯一未臣服在我俩的大鸡巴底下的。」
「你说的对。樵斧也心有同感的笑了出来。」
「该死,这真是我们的损失。有这么漂亮的妹妹却还未弄到手。帮我一点忙,好吗?」
「当然,但我们必须谨慎一点的好。」
「首先我们需要避免她们大声尖叫以免吵醒这房子所有的人。」
「嗯,你已经抓住了重点。」
「我们最好先找个理由,说只是想跟她们聊聊天,然后看她们反应怎样再作定夺。」
「现在,让我们一起去拜访她们吧!」
这时祖母和爷爷都已经準备好要睡觉了。
「你计划今晚还会跟孙女们性交吗?」祖母问道。
「不,我已经有一个更好的主意。」他说道,然后脱光了衣服。
「今晚,我决定只是你和我。昨晚你提醒了我你是如何的性感。」
「靠过来一点,亲爱的。」然后他们热情的拥吻着。
小茜和莉雅是坐在她们的床上,谈论这前晚的甜蜜滋味。
「今晚,你想祖母会像前晚一样,又再过来吗?」莉雅问道。
「我真的希望如此。」小茜微笑的答覆。
「我也是。」这时有一个小小的敲门声。
这二女孩子们彼此互瞧了一眼,不知道为什么爷爷会决定这时候来敲她们的房门。
「快进来。」小茜渴望地说着。
当富来和樵斧进入这房间后,他们是相当惊讶的,为什么妹妹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使男人爽的味道。
富来进了房间并关上了门。
「有什么事情吗?」
「该死!你们想要什么东西吗?」小茜问道。
这二个女孩子讨厌的看着这些男孩。
「嘻,当你告诉我们进来的时候,你的声音听起来真是充满了诱惑啊!」樵斧说道。
「你们是在期待男人吗?」富来问道。
这二女孩子们都大吃一惊。
「你在说什么屁话!」莉雅说道:「谁说我们在等什么人?」
「你们没有在等任何人,你们为什么不马上离开呢?」
富来看看这二个女孩子。他鬼鬼祟祟的瞧着她们眼神,怀疑那个她们在期待的那人,一定是自己心中所料想的那个人。
他决定赌赌运气,并且试试看能不能逼她们承认。
「你们骗不了我的。你们是正在等爷爷是不是?」
「为什么我们是正在等爷爷?」小茜生气的说着。
富来能分辨她充满诱惑的声音,而这声音一定是有隐匿一些事物。
「嗯,而且你或许早已跟他做爱过了,不是吗?」
这二女孩子们彼此看了一眼,大吃一惊。樵斧也受到了同样的震撼。
「混蛋!」
「富来,你在说什么啊!」樵斧说着。
「我说对了吧!」
樵斧这时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们的脸。
「嘿嘿……」
「樵斧!这就解释了,为什么我们敲门时,小茜用着叫春的声音叫我们进来。可是一发觉不是就恼羞成怒的原因。」
「当然这也就解释了,奶奶那天晚上那么唐突的举动,突然的在孙子面前脱光衣服,因为她发现自己的丈夫正在干着自己孙女。」
「好吧!你说对了。」
「我们是有被爷爷干。现在你们要怎么做呢?告诉妈妈和爸爸?」
小茜挑战的看着她哥哥。
富来轻笑着:「我不想,而且没有必要。樵斧和我也有一些不能说的秘密。」
「你是不準备告诉我们吧!」
「为什么不行呢?樵斧你说是吧!」
「嘿嘿……」
「真是走狗屎运,我的大鸡巴又能插进我妹妹的小骚穴里了。」
「富来你咕噜咕噜的在说些什么?」
「没有,没有。」
「嗯,如同我说的,奶奶那天晚上来到我们的房间,脱光她的衣服,因此我和樵斧干了她。而且不只这样,今天下午我们和妈妈与安安阿姨有一个很好的小小的四人群交。」
这二女孩子是不能置信的凝视着他们。
「你在放屁!」
「我一点也不相信你所说的。」
「信不信由你。我不会在意的。我现在只想要知道我的亲妹妹的小穴是如何的饥渴。」
「你在说什么?」
「我想,爷爷今天是不会来了,或许我们能填补他的空缺。」
「我敢打赌樵斧和我一定能比爷爷更令你们满意的。」
「哼!那就试看看吧!」小茜赌气地脱掉了她的睡衣,把它丢在地板上,跟着迅速地脱掉她的内裤。
「喔……亲爱的妹妹,我从没想像过,原来你有这么一副火辣辣的身躯。」
富来用他的手臂围绕在他的妹妹的腰部,热情的亲吻着她。小茜迅速的做出反应,摇动她的身体去摩擦哥哥的肉体。她能感觉他的鸡巴勃起在在他的睡衣之内。她滑动她的手,下移到他的内衣裤里面。
「耶!你们兄妹是在等什么呢?莉雅,快把你的衣服脱光,好让樵斧能够好好的看清楚。」
「OK!」
很快地樵斧和莉雅二兄妹,脱光了彼此的衣服躺到了床上。当樵斧温柔地深深地爱抚莉雅浑圆的胸部时,他们兄妹深深的热吻着。
「喔……天啊!你们真性感。」富来说着,然后滑动他的舌头含住了妹妹小茜的粉红色的乳头。
然后他慢慢的板开妹妹小茜的双腿,开始吃她的阴户。推入舌头愈来愈深的,愈深的进入她的阴道,并且轻咬她的阴核。
在他们旁边,妹妹莉雅是正用粉红色的小舌头,吸吮哥哥樵斧的阴茎。然后换妹妹小茜吸取哥哥的睪丸进入她的嘴,偶而她滑动她的嘴到哥哥富来他的肛门,然后继续换哥哥富来舔妹妹小茜的阴户。
「喔……喔喔喔喔……」
当哥哥富来每次用舌头更深入她的阴户时,小茜就呻吟的愈大声。然后富来插进他二根手指到妹妹的小穴里,慢慢的抽插着。一面的抽插一面的用舌头舔遍了妹妹的全身。
当富来抽出了手指,用巨大的鸡巴猛砰着妹妹的小穴时,小茜不断的娇喘着。转观另一队,这时妹妹仍然用力的吸吮哥哥的鸡巴。
「啊!我受不了啦!」
「哥哥我要你用你的大鸡巴,插入妹妹的小浪穴里。」
「我会插死你的,好妹妹……我不能想像妹妹你那温暖的肉穴包围着哥哥我的鸡巴的愉快感觉。」
「快快……」
「转头来……我要插死你这淫蕩的小烂货。」
莉雅调好姿势,先用龟头摩擦着自己的阴唇。慢慢的用臀部坐下了鸡巴,愉快的享受着那插入的甜美感觉。并且研磨自己的屁股来夹吸着哥哥鸡巴,一面慢慢的上升臀部,又再慢慢的降下。
小茜也一面跟哥哥富来性交,一面沿着樵斧的耳朵轻咬着,渐渐的滑到了表哥樵斧的嘴唇上。樵斧转头跟她热情的亲吻着。
然后樵斧跟表妹小茜,舌头彼此交缠着。他们的伙伴继续的干着他们。
这时富来正热情看着自己的表妹。小茜生气的说道:「你竟敢一面跟我性交,一面想着另一个女人。」
「不不……可爱的妹妹,我只是想交换一下性伴侣。」
「我想,现在也是交换性伴侣的时候了。」他露齿而笑。
富来滑动他的手到到表妹莉雅的身上,吻她的脖子和舔她的耳垂。莉雅也转头和富来亲吻着,并且继续的猛干着哥哥樵斧的鸡巴。
这时富来温柔的抱起她离开她的哥哥的鸡巴。然后妹妹小茜也马上滚动身体去抱着樵斧。
富来翻转了表妹莉雅的身体,伸出他的手在她的后面爱抚她的屁股和推他的中指进入她的阴户里。莉雅阴户的淫水马上就湿透了他的手指。富来拔出了手指,转身到了莉雅的面前。
「好表妹!你真是个淫蕩的骚货。」
「可恶!你敢骂我。」
「哈哈……不敢!不敢」
这时富来已经用正常的体味,插入了表妹莉雅的小穴里,并用牙齿轻轻的啮咬她的乳头。
「啊……啊啊啊……我不行了……」
莉雅不断呻吟着!并用她的手指猛抓着富来的头髮。她用力再用力的猛撞着表哥的鸡巴,直到她达到了高潮。
这时樵斧也用一只手猛捏着表妹小茜的奶子,一只手不断的摩擦她的阴蒂。并且用舌头沿着小茜的脖子,然后吸吮她的耳垂。
小茜也用一只手,沿着樵斧的屁股,不断的摩擦着。
「喔,樵斧,我快乐得像在天堂。」小茜歎息着。
「好表哥,快干我……」
「喔喔喔……喔喔喔喔……」
「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」
「你干的我好舒服啊!唔唔唔唔唔唔唔唔……」
樵斧能感觉小茜已快接近顶点,他加快他抽插的节奏。很快地,这二人猛烈互干着,一